山崎宗介

凛厨咯~宗介厨咯~宗凛厨咯~
宗凛以外的宗介CP都是ooc咯~
就是任性咯~

 

只想陪着你 2

昨晚心碎了,今天把它粘起来了。。

但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依旧OOC?

最后祝食用愉快~



第二章

距之前和岩鸢四人组的比赛,已经过了9天,除了两天前补考结束的百百,鲛柄水游部的部员们正如火如荼的加强训练中。

“喂!爱。入水的时候膝盖太弯了!跳的不够远!这样会被甩开的!”

“是!”

凛前辈真的只有在游泳这件事情上一点都不含糊啊!意外的很严厉啊!不过凛前辈都已经这么指导我了,我决不能辜负他的用心!似鸟表示凛前辈请不要大意的继续指出我的问题所在吧!

“啪啪——”两声后,鲛柄的游泳教练开口了,“全员休息15分钟!”

说完,练习了一个早晨的部员们纷纷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休息了!全国大赛在即,教练和部长两个人制定了赛前的魔鬼式训练计划,尽管平时很累,不过好处就是赛前一天可以自由活动,不需要练习!而一般这时候,有恋人的都会去约个会补充爱的正能量,没恋人的可以选择参加赛前的宗凛故事会,听部长和宗介两个人读童话故事。当然不愿意去的就家里蹲或者干别的事情咯。

“凛,给。”宗介从里面的标准池那边过来,手上还拿着凛喜欢牌子的矿泉水。

“Thank you!”

凛接过矿泉水,喝了两口,叹了口气,“宗介,你昨天去拿体检表了吧,结果怎么样?”

“嘛……还是老样子,beta。”宗介对上凛红宝石一般热烈又带点不安的眸子,笑了。其实第一次检查出来后,除了觉得有些可惜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倒是医院那边一直联系他复查,毕竟没有多少人愿意承认有个beta比alpha强!这说人的劣根性,一旦常识和权威受到挑战,就喜欢做一些没什么用的取证,明明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却还要自欺欺人的认为是哪里弄错了。

人啊,果然是最可怜也最可笑的动物。

“一点惊喜都没有!”凛撇撇嘴,“那你以后还要去检查吗?”

自从,国中时宗介救了凛以后,麻烦也接踵而来,不仅每隔一段时间要去医院检查身体,还曾经被限制食品数量和种类,还必须按照医院规定要定期服用一次诱导素来刺激信息素分泌,那段时间真的是宗介一生中第二痛苦的时候!后来,因为凛的信息素已经稳定了,宗介就再也没遵守医嘱了。但是频繁的体检一直没断过。

说起来,凛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粘宗介的,声音有一部分原因,但更大的因素是,凛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孩子,看着朋友因为自己受罪,而他却帮不上任何忙,这种无力大概也只有考试时看见一道做过的题但是突然就不会了的人才能真切的体会到吧。

“嗯,不用了,上次是最后一次了,毕竟我现在已经高三了,那帮人也差不多放弃了。”宗介拿过凛手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对凛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凛知道宗介是故意说得很轻松,为的是不让他自责和担心,所以凛也就遂了宗介的心愿每次都配合着,其实凛也知道,在这样下去他一定会疯的。所以有些事不论结果如何,他都要和宗介开诚布公一次!

“宗介,其实你这么说是为了让我安心吧?”两人坐在泳池边,凛低头摸着的食指,声音也因不好意思变得糯糯的,“明明是你比较惨,却还来安慰我!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难道在你心里我就脆弱成这样?!真是让人不爽!

“凛,你觉得我是在安慰你吗?”

本以为宗介会笑着对自己说,“凛,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但宗介目前的反应和凛想象中的天差地别,此时的宗介一脸严肃的盯着凛,凛被他看得如芒在背坐立不安,宗介的眼睛仿佛能喷出火来。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凛心想。

“哎……”有时候和凛在一起真的会减寿的!宗介揉揉眉心说,“凛,我说那些从来都不是为了安慰你,我和你说的一直是我真正的想法。如果真的要安慰你,我可以选择什么都不说。凛,你对性别很执着吗?”

“我……”                                                                                             

“不在乎对吧?”宗介打断凛的话,自顾自地的说下去,“其实我和你一样,对性别没什么执着。”

宗介的声音温柔中透着一丝悲凉,但是凛还是感受到了宗介内心的坚定。但是,不对,有哪里不对!

“等等!宗介,你小学的时候不是希望成为alpha的吗?而且小学时,按你当时的状态你成为alpha的几率很高,但是……”

是了,这就是问题的所在。

“嗯,你说的没错,小学时我一直希望像alpha的双亲一样出色,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但是认识你以后,那些想法就变了。我是第一次遇见被人当做omega嘲笑的人在自我介绍时说出‘虽然名字像女生,但我可是男生’这样的话,当时就觉得凛很有趣。”宗介的声音有些飘渺,可能在回忆以前的事情吧。

“那有什么办法啊,每次被嘲笑以后一定是omega,还被笑名字像女生,我又不是没和他们理论过!但有用吗!”说道小学时的事情,凛就一肚子火!

“凛的脾气一直没变啊。”

“嘁,要你管!别打岔,继续说!”

“是是是!你还记得小二去春游的那次吧,我们被安排观察昆虫,之后有男生用虫子吓唬女生,是你阻止的吧?”

“是啊,可是和这有什么关系?”

“你还记得你当时说了什么?”

“我说了什么?”

果然不记得了,宗介笑笑,继续说,“你当时对欺负人的男生说了‘欺负女孩子的男孩子不是男子汉!’结果你还把人家弄哭了。”

“那、那都是……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凛对上宗介戏谑的目光,恼羞成怒的说,“为什么你要记的那么清楚啊!给我忘掉啊!”

宗介伸手摸了摸凛湿漉漉的头发,笑着说,“如果忘掉的话,我就没办法改变自己的想法了,还要继续听我说吗?”

“……”凛别开脸,不想让宗介察觉自己脸红了,但是酡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

“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凛很帅,然后觉得比起成为想父母那样的人,果然还是更喜欢成为凛所想的样子。明明那么崇拜父母,可是却被你改变了,很不可思议吧?”宗介换了一个手托腮的姿势继续说,“后来和凛相处久了,更了解你的事情后,想法也开始同步了,虽然有些地方出乎意料的不同。在下来就是国中那件事了,凛对alpha的信息素既敏感又抗拒,看到你当时的那个状态,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记得要保护你,然后下意识的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说真的,当知道自己说beta时反而松了口气,因为比起成为alpha,beta好像更能好好陪着你,谁人你的抵抗太脆弱。”

说完还不忘取笑凛。

靠!刚刚还很感动呢!一句话破话气氛啊!

“唔路塞呐!”抵抗弱又不是我的错……

“嗯,我知道,我并不是在抱怨,只是想告诉你,无论我是beta还是alpha,能像这样陪在你身边,对我来说就够了。”

“喂!突然说什么啊!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想我的时候来找我就行了啊!”凛满脸绯红,眼睛也不敢直视宗介,“我……我想你的时候也会去找的啊!干嘛说的……说的这么肉麻啊!”

“我果然不该期待你的情商的。”宗介伸展手臂,直接躺在泳池边,,喃喃自语。

“对了,宗介,你有想过自己会变成omega吗?”

“嗯?”

“你想想看嘛,要是你是omega的话,那就是世界上第一个能都压制住易感期alpha的omega啊!想想还是很酷的嘛!”

凛勾起嘴角,狡黠的揶揄起宗介,不过宗介并不吃这一套。

“嗯,那被omega安抚的你,无论是什么性别,好像都抬不起头呢。”

 

 

泳池的另一边。

“喂,你有看见部长那边的粉色泡泡吗?”

“咦?不是粉色爱心吗?”

“不对不对,明明说粉色少女情怀!”

话说,少女情怀你是这么看到的?长什么样子啊!


  23 2
评论(2)
热度(23)

© 山崎宗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