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宗介

凛厨咯~宗介厨咯~宗凛厨咯~
宗凛以外的宗介CP都是ooc咯~
就是任性咯~

 

【宗凛】我就在这里(8)

第八章



流水账,ooc,注意避雷







凛side

凛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和布置告诉他,他现在在贵澄的公寓里。

醒来后,凛准备起身,但是酸软的腰肢,隐隐作痛难以启齿的地方,还有已然变化气味的信息素,都在无言的诉说那一晚的荒唐。

记忆慢慢浮上心头,他不仅仅是难以接受他被一个可能是宗介的男人标记,更重要的是身为omega他现在急需来自自己alpha的信息素的安抚。这是凛最无奈的地方,他现在越来越清醒,骨子里对alpha爱抚的渴望让他的身体越来越痛,如同针扎一般,尖锐的刺痛。

凛缓了两口气,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大脑也开始消极怠工,渐渐的,连呼吸也虚弱下去,等被贵澄发现的时候,凛已经昏迷好一会儿了。

凛做了一个梦,他走在岁月的长廊里,一路上闪现着记忆的透明气泡。气泡折射着七彩的颜色,在虚无的空间里,璀璨夺目。

突然有一个气泡漂浮到凛的面前,凛好奇的戳了一下,气泡“啪”的一下爆开,发出白光,再接着,凛看见了宗介。

那是三年级的春天,那是后天还很冷,宗介裹着厚重的羽绒服坐在车站等人。

原来那天是两人是要一起去看电影的,虽然两个男生去看电影很奇怪,但是没办法,情人节嘛,凛打算在这天告白的,但是却因为遥的关系把宗介一个人晾在电影院门口半个多小时,当凛赶到的时候,宗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无奈电影看不成了。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原因后,尽管凛诚恳的向宗介道歉了,但是宗介却为此发火了。

接着两个人就吵架了。

凛看着眼前的画面,心里五味杂陈,当时那种被喜欢的人凶的委屈现在完全找不到了,难过之外还是难过。

宗介在车站又坐了一会儿,然后一脸焦躁的站起身,往电影院的方向走。

宗介一路走,凛就一路看着,到达电影院以后,宗介四处看了一下,最后在电影院门口咖啡馆的露天座椅上找到了垂头丧气的凛。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沉默,然后同时开口,双方都是一怔,接着就笑了,互相取笑对方。

之前的事情就这么翻篇了,没人再提。因为计划泡汤,凛也不好意思向宗介告白了,因为太没诚意了,然后就耽搁了。

一段记忆结束,画面戛然而止,凛苦笑,看来他的恋情注定腹死胎中了。不过如果可以继续看着宗介和自己的过往,也不坏,暂时就留在这里好了。


贵澄side

当贵澄看到自己手机上凛的信息时,脑袋就炸了,也顾不上别人好奇的目光,嘻嘻哈哈的从众人视线里退出,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自己预定的房间。

在开门的时候,贵澄有一丝犹豫,尽管知道事情绝对会向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但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祈求上帝不要开玩笑。

然而上帝还是和他开了个玩笑,贵澄准备开门的一瞬间,门从里面打开了,紧接着,贵澄紧绷的小心脏就碎了,渣渣那种。

扑面而来的暧昧气味和交缠的难舍难分的信息素炸的汗毛直竖,还没等他回过神,一个浑身发撒着午夜玫瑰芬芳的omega向着他扑来,还是被滋润过的那种。

贵澄表示,他一点都不好!凛被宗介标记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此时的贵澄犹如风浪中的小船,翻船中的那种。

事实证明,怕什么来什么。

omega被标记后会不由自主的撒发自家alpha的信息素,别的alpha会本能的排斥这种信息素,但是眼前浑身像过水一般,神色迷离,双颊潮红的omega完完全全的挂在自己身上,贵澄知道对方没有力气,也就压抑着本能扶着他。

“……开……”

“什么?”

“走……”

贵澄看了一眼室内,又看了看凛,权衡一下利弊后,贵澄决定先把凛安顿好,被商界同僚知道最多也就给他们添几笔谈资,但是如果混进来的狗仔抓到什么不好的新闻就遭了,尤其是最近几个老家伙盯宗介盯得很紧。

贵澄脱下凛身上明显不合尺寸的西装外套,罩在凛的头顶,包裹住凛,然后转身背起凛,迅速从安全通道离开。

一路上没遇见什么人,等贵澄开车把人弄回家以后,才送了一口气。然后硬着头皮还昏着的凛擦拭身体,当然,贵澄表示,他一点都没被凛身上某些夸张的痕迹戳瞎双眼。

私处的清洁贵澄不敢贸然动手,等私人医生处理完一切,表明除了动作太粗暴以外导致omega受了点伤,没什么大碍,贵澄才松了一口气。

安置好凛以后,还要再去酒店把宗介弄出来,心好累,然而贵澄不知道的是,这还只是他苦命的开端。

更让贵澄心累的是医生临走时意味深长的微笑和让人火大的言语——alpha果然都是野(禽)兽呢!

宗介side

凛离开后不久,宗介就从情欲中清醒过来,打开屋子里的顶灯后,满室狼藉,一地的污浊,沙发上刺目暗红,一幕幕的冲击着宗介的大脑。

不用想也明白自己干了什么,可是他却一点记忆都没有。唯一的印象就是开门进来的一瞬间他的信息素被撩拨起来了。

那个撩拨他的味道大约是蔷薇花的味道,隐约透露着一些别的什么香气,如果记忆没出错的话,那个把他撩拨到失去控制的人,是凛!松冈凛,那个突然消失在他生命中的人。

可凛已经消失很久了,之前的人不可能是他,除非他回来了!想到这一可能,宗介立即兴奋起来。可是令他失望的是,事件的另一位主角并不在这里。

宗介很快冷静下来,仔细回顾脑海里不多的情节,他突然发现,空气中残留的信息素味道的的确确是凛的,但是这个甘甜的味道在他标记凛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被标记的omega会带着alpha的味道走过自己的一生。这个疑问困扰着宗介。

一定有什么事情被他忽略了!宗介告诫自己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不要胡思乱想,对凛的深情和对自己的自信让宗介非常冷静,对凛的感情早就被他揉进骨髓里,对凛以为的omega不敏感早已成为他的本能,他绝不可能和凛以外的任何人发生逾越正常交际外的任何关系!

所以他确定,那个人是凛!

可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不顾凛的感受,强行做到最后,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失控粗暴的对待凛,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对他造成心里上的阴影。

宗介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多想无益,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凛,被alpha诱导发情的omega在性爱之后,如果没有alpha信息素的爱抚,会对其造成很严重的生理创伤,容易导致omega寿命减短。

宗介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叫来服务人员清理房间,自己联系了酒店的经理,一番交涉后,成功的拿到了酒店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但不知什么原因,录像缺了一段时间,因为只是缺了凛过来前的画面,宗介并没放在心上,随着影像推进,宗介看见了他日思夜想的人,嘴角无意识的上扬,看着画面的眼睛深情的快溢出水来,但是这个画面出现在酒店监控室就太诡异了!

经理日后表示,再大的风浪他都可以坦然处之面不改色,因为没什么比看见山崎集团的一把手一脸痴汉的看着监视屏更可怕的画面了!

凛在进入房间前并没有发现异常,开门的时候,凛等顿了大概几秒钟然后迅速进门,画面到这里就是些走动的住客之类的。

等了大概快一个小时后门口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看到这里,宗介皱紧了眉头,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就在宗介考虑要不要灭了这个男人时,房间的门开了,男人进去了。

果然还是灭掉他比较好!

但是没多久,男人就出来了,身后还跟了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

什么情况?宗介有点懵。

再之后,陌生男人和女人离开了,门再次关上了,然后没多久,受诱导剂影响的自己摸了过来。

再后来,宗介果断快进,然后画面非常给力的停在了凛挂在贵澄身上的地方。

温度骤降至零度。

妈妈,我想回家!——来自监控室工作人员的心声。

嘛,贵澄小天使,自求多福哦!

  34 13
评论(13)
热度(34)

© 山崎宗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