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宗介

凛厨咯~宗介厨咯~宗凛厨咯~
宗凛以外的宗介CP都是ooc咯~
就是任性咯~

 

只想陪着你 10【暂完】

这章写的超顺利的说~~

前面零零总总的伏笔交代的差不多了~~文章到此大概也就结束了吧~【笑

其实伏笔还有一个,只不过要继续写的话,大概又要写不少东西~还有就是把这篇当成完结篇也完全OK~

这篇文算是我的第一篇完结文,也是第一篇ABO文,第一次H也献给了这篇!!!对我来说有着里程碑的意义啦!【此处应有掌声

标为暂完是因为后续大概要等些日子了,因为最近要忙着考试啦~前文的伏笔以后会捡起来继续写的,但是如果我懒了估计也就这样了~~【笑

从写文开始,认识了不少小伙伴~

也非常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啦~

明天有时间会把文章修改一下,也就是捉捉虫之类的,改完会放下载地址~有兴趣的话,就下去看吧~

最后,祝食用愉快~



第二天,凛是被热醒的。

被宗介抱着睡了一宿,凛半边身子都是麻的。推了推宗介顺便活动活动筋骨,宗介松开凛,让凛翻了个身,然后继续抱住。凛昨晚在浴室里被宗介折腾了半宿,一觉睡醒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凛白了宗介一眼,然后在宗介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

“宗介,不起床吗?”凛把玩着宗介的手指,“还有课吧。”

宗介在凛的脖子上印下一吻,鼻尖蹭着凛的头发,懒洋洋的说,“我请过假了。”然后掰过凛的脸,吻了上去。柔软的唇瓣相贴,口舌交缠,直到凛气喘吁吁才放开,“一会儿去医院。”

凛喘着粗气,挣开宗介的怀抱,起身掀开身上的被子,没好气的说,“一大早就发情!真是……”看着宗介没有一点反省的意思,不爽的给了宗介一记肘击,“不是要去医院吗,快起来!”然后,凛摸着床边的衣服顶着一头凌乱的红发去了卫生间。

“凛!”宗介看着凛手上的衣服,出声唤到。

“嗯?怎么了?”凛一边揉着翘起的头发,一边不解的看着宗介。还时不时的打着哈欠,“真是的,累死了!下次绝对不做了!”

听着凛的抱怨,宗介满脸黑线,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嘛,没事。”

“……”凛皱着眉看了宗介两眼,然后去了卫生间。

做不做这件事不是宗介能控制的,如果在遇到昨天那种情况,宗介可不保证还可以像昨天那么温柔。因为凛是第一次,所以宗介做的很小心也尽力温柔,但是后来去了浴室,宗介有点把持不住,因为凛的身上都是自己的味道,没有什么能比让恋人染上自己的味道这件事更让人兴奋!然后宗介就又做了一次。

但是对宗介来说,两次根本不够,可是看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凛,宗介只有把他收拾干净扔到床上然后在去卫生间解决情欲。

而且凡事有一就有二,有三。就算平时不做但凛还有发情期,所以宗介表示他一点都不担心。等等,发情期!

昨晚太过兴奋以至于宗介也没注意到凛身体上的异常。虽说凛是未分化体,但是未分化体并不会受alpha的信息素影响,只有omega和beta才会被影响。但看凛昨天的情况,宗介感觉自己有点不好了。

要是凛是beta也就罢了,怕就怕在他是omega,因为宗介是beta,身体上的缺陷让他根本无法完全标记omega,如果不能标记凛,那么他和凛的关系还是会不稳定,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和凛去趟医院。

到了医院,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凛和宗介坐在候诊室外面的椅子上,因为今天是工作日,来医院的人并不多,凛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一对恩爱的夫夫,对宗介说,“宗介,早上我从卫生间出来以后,你就很奇怪,总是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凛吧目光从那对夫夫身上移开,看着宗介,“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吗?”

宗介惊讶的看着凛,随后舒了一口气,“果然瞒不过你,凛,你有想过你会是omega吗?”

“哈?”

“你昨天的反应应该是发情期,并不是受樱井信息素的影响吧。”

宗介的表情很认真,并不像是在心口胡说,凛仔细的回想了一边昨天的情况,但是脑海里一幕幕血脉喷张的桃色画面让凛无法集中注意力,只得低下头掩饰自己烧红的脸,“我也不知道啦,反正都到医院了,就不要瞎猜了!”

宗介叹了口气,“也是,可能是我想多了,抱歉。”

“下一位,松冈凛。”

听到医生的传唤,两人一起进了诊断室,凛坐在凳子上,身子有些僵硬,抓紧膝盖的双手也透露了他的紧张。注意到这一点的宗介坐在凛的旁边,牵起了他的一只手,宗介的体温透过掌心传达到凛的心里,凛突然觉得不那么紧张了。

“松冈凛先生,你的体检报告我看过了,首先要恭喜你分化了!”

“分化了?是beta吗?”凛的手猛然收紧,不安的问。

“唉?”医生惊讶于凛的反应,一般人不都会问是不是alpha的吗,怎么这位少年的的画风不太一样啊。稍稍惊讶之后,医生笑着说,“不是哦,你分化成omega了。”

“omega!”凛猛地站了起来,惊觉自己失态了,连忙道歉,“啊,抱歉,因为和设想的不太一样,有点吃惊。”

“嘛嘛嘛,不用道歉,没关系的。”这种事情他遇见的太多了,不少人在得知自己分化的结果和设想的不一样时反应都非常激烈,前些日子遇到一个不顺意就要死要活的beta,医生表示松冈凛这个简直不够看啦。

凛重新坐下,老实说不止他自己,身边的宗介也同样震惊。对松冈凛来说,最希望的就是成为beta,因为成为beta就意味着和宗介是一样的,平等的。而且不用考虑发情期和易感期这些东西,情事也更自由,虽然这样有点自私但是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

但一旁的宗介就不好过了,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也就意味着他永远不能标记凛,永远要提防觊觎凛的alpha,一旦出现意外,对他和凛都是一种伤害。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放手,既然凛是omega这件事无法改变,那就只能尽可能的排除他身边的潜在风险,好好保护凛才是他最该考虑的事情。

只是一个性别就在两人心里激起千层浪,但下面医生的话去让他们同时站了起来。

“松冈先生,你的alpha来了没有?”

“什么!”

“什么!”

宗凛两人的反应吓了医生一跳,但很快医生就淡定下来,“你的报告上写着,你已经被标记了。”

“不可能啊!”医生的话让凛有些混乱,“昨天我是第一次发情,我并没有和宗介以外的人做过啊!”一时情急,令人害羞的话直接从嘴里蹦出来,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要是让宗介误会了就糟了。

凛脸红扑扑的,但是没有退缩。

“我是宗介,我确定他发情期之前并没有被标记。”

医生看了他们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你们啊!瞧我这记性!你就是山崎宗介吧。我觉得你也去做个检查比较好。”

“唉?您认识我吗?”

“你们的事情报纸上有登过啦,不过时间有点久我记不太清楚了,刚刚才想起来,你们就是那个让很多人惊羡的高中生情侣啊!”

“啊?哈……”

医生自顾自的说着,宗介和凛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等宗介拿着体检报告交给医生时,医生笑的很开心,“我想的果然没错,你是alpha。”

这次失态的是宗介。

“你们的报告我看过了,松冈同学,你还记得之前更衣室那次的情形吗?仔细一点。”

“嗯,就是在换衣服时,突然闻到水果味的信息素,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了,连呼吸也很困难。”

“水果味?”医生在凛和宗介身上喷了一些药剂,很快,宗介身上的味道就浓郁起来。然后医生有仔细的问了凛没有没觉得不舒服,得到凛的否定后,才说,“松冈同学,那个水果味我想应该是你身上的味道。”

“唉?”宗介表示诧异,“可是我之前闻到的是红酒的味道。”

“红酒的味道?”医生思索了一会儿,“下面的问题比较私密,但是我希望你们能配合一下,可以吗?”

宗介和凛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山崎同学,你是在和松冈同学做的时候闻到的那个红酒的味道的吧?”看见宗介点头,医生也点点头,“那……在松冈同学身上散发红酒味信息素和你做的时候,又什么奇怪的地方,比如反抗比较严重之类的。”

“有,刚开始他抖的很厉害,我以为他是第一次发情期比较紧张,所以尽量去安抚他,之后他不抖了我才继续做下去,但是后面他真的把我吓到了。”

“嗯?发生了什么?”

“嗯,就是突然停止呼吸了。”

“那后来呢?”

“后来,我采取了一些急救措施,看他呼吸正常了我才松了一口气。”宗介回想起那时的情形还是一身的冷汗,“接下来我打算让他吃些安定剂再临时标记一下就来医院的,但是我不能标记他。他身上的味道有散不了,后来没办法就做到最后了。”

看着宗介和医生认真的说着昨晚的情事,凛的耳朵都红了,眼睛也到处乱瞟,不敢看宗介和医生。

“原来是这样啊,那之后呢?”医生摸着下巴继续问,“成功做完了?”

“嗯,后来就没再感受到他的抵触,只不过进入他之后我就没再闻到他信息素的味道了。”

“等等,你是说,进入之后才发现没有味道,还是之前,一定要说清楚。”

宗介想了一会儿,“应该是之前吧,我进入之前一小会儿就没味道了,因为凛对信息素的反应很糟,所以我做的时候都有注意收敛信息素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

医生看了凛一会儿再次给凛喷了一些药剂,这次信息素反应比较快,凛的身上散开轻微的味道,和宗介身上的一样,是海的味道,很清爽。

“松冈同学,之前医生给你开的药还在吃吗?”

“嗯,还有一些没吃完。”

“行了,那些药可以扔掉了,你以后不会再对alpha的信息素反应过激了。”看着凛好奇的眼神,医生笑着说,“因为你从来就不是对alpha的信息素反应过激,而是对你自身的信息素过敏。”

“简单来说,就是你的身体很特殊,在遇到易感期的alpha时,出于自卫,你的身体会分泌出一种带有明显气味的信息素,但是这种信息素并不是你是原有的信息素,它只是你为了反抗味道强烈的信息素而强行分泌的味道,这种信息素对你的身体和精神都会造成巨大的压力,一旦你自身的意识稍有松懈,你都会陷入休克状态。”医生顿了顿,“这大概是因为你的信息素不具有任何味道的缘故。”

“唉?没有味道?”

“是的,一般而言,beta信息素的味道最淡,但是受到alpha的影响,味道就会显现出来,omega和alpha就不说了,这两类人平时味道就很明显。刚刚我听山崎同学所说,就基本确定了,在你刚和他做的时候,你心里面有不情愿吗?”

医生的问题很尖锐,但是凛不想说谎,握住宗介的手再次缩紧,短暂的沉默过后,凛点了点头。知道凛在内疚,宗介回握了凛一下,表示他不在意。

“这就是原因所在,因为你心里面还存在犹豫和抵触,你的身体出于防卫分泌出味道强烈的信息素来反抗对方的信息素,虽然水果味和红酒味对我们来说味道并不是很强烈,但是对你的刺激性却很大,所以如果当时山崎同学强硬的做下去的话,估计你要躺抢救室了。”

凛转头看着宗介,一时说不出话。注意到凛的视线,宗介回以一个微笑。

“至于后来为什么可以了,大概是因为你打从心底里接受了吧?”医生意味深长的看了凛一眼,“话说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没有味道的omega呢!”

回想起和宗介做爱时看见的情景,凛突然明白了医生的意思。因为心底的抵触所以他才会手脚沉重不断的下沉,但当心里的排斥感消失了以后,他的手脚立刻轻松了许多,也变得自由起来。原来束缚他的一只都不是宗介,是自己!

“这样一来,你国中时期的事情解释起来也就变得合理了,至于山崎同学,你国中之前的体检报告我也看过了,之前的信息素味道很强,对吧?”

“嗯。”宗介点点头,“但是国中之后味道就变淡了很多。”

“是不是从松冈同学出现过激反应之后?”

“差不多吧,因为当时我用自己的信息素安抚下凛,让他得到及时救助,之后去医院检查,信息素味道就变得很淡了。”

“那之后,你是不是经常和松冈同学在一起?”

“嗯,因为医生说和我待在一起有利于凛信息素的稳定,所以有段时间就一直黏在一起。”

“那就说得通了,我想之所以你的体检报告上一直是beta,大概是因为你收敛的信息素的缘故,而且还是无意识的。”

“这次之所以会显现出来也许是因为你们两一起来的缘故。如果平时信息素处于收敛状态的话,那么结合过后,信息素被对方接受,就会显现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你现在才被查出是alpha的主要原因。”

“虽然你们的相处模式让我很惊讶,但是长期抑制信息素对身体不好,现在他已经能够完全接受你了,你的信息素就不需要在隐藏了!”

……

从医院出来,宗介牵着凛的手,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感慨良多。

“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就是说啊!”凛握紧牵着自己的手,“老实说知道自己不是beta的时候真的很难受,如果是beta的话,就可以没有负担的的牵着你的手了,呵呵,这样很自私吧。但是呢,我很快就释然了,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喜欢你,不是因为性别,所以omega就omega吧,不就是多个发情期嘛,没事了不起的!”

说完凛释然的笑了,这个笑容包含了凛许多情愫,因为喜欢而放下了微不足道的遗憾,笑靥如花大抵就是如此吧。

宗介停下脚步,把凛拥入怀中,宗介抱的很用力,让凛有点不适,但凛只是安静的由他抱着,然后慢慢抬手环住了宗介的背。

“谢谢。”

“真是的,说什么谢谢啊!”凛的脸有些发烫,“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吧。”

谢谢你这么多年以来的迁就和照顾。也谢谢你这么多年以来的爱慕,让我收获世界上最动人的感情和恋爱!

凛离开宗介的怀抱,笑着说,“回去吧。”

“嗯。”

手牵手,相视一笑,所有的情愫都刻在双方的眼睛了。


【end】


  30 4
评论(4)
热度(30)

© 山崎宗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