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宗介

凛厨咯~宗介厨咯~宗凛厨咯~
宗凛以外的宗介CP都是ooc咯~
就是任性咯~

 

只想陪着你 8

为了下一章,和下下一章,我不得不再次写这么多废话。

樱井的任务就是起一个推动作用,之后也不会出来。

abo世界观了解的不是很全面,我想既然omega的发情期都那么凶残了,alpha的易感期没理由很平淡。

要说真发起情来,alpha的程度不比omega轻吧。所以,我就夸张了樱井的易感期。

然后,凛的情况,下下章我会解释,因为下一章肯定是肉啦~~

至于字数。。。【远目】

最后,祝食用愉快,欢迎捉虫。



经过糟心的一系列事情后,宗凛两个人的感情也上升了一个高度。尽管对于鲛柄公主松冈凛有了恋人一事,伤透了所有爱慕者的心,但是一想到山崎宗介,所有人都表示还是老老实实祝福他们吧。

“宗介,这次又创个人记录了,不错嘛。”

“嘛呐。”

“一起加油吧!”

“哦!”

案件解决了,犯人也抓了,视频也澄清了,一切恢复平常。两人碰拳之后,宗介接过凛递上的毛巾,擦了擦头发。

两人正想说些什么,百百一声大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啊啊啊啊!”

“宗介,我去短池那边看看,这边你先负责一下。”

“好。”

宗介看着凛一边碎碎念“百百那家伙又惹了什么麻烦”,一边加快脚步,微微勾起嘴角,凛还真是辛苦呢。

“啪啪”两声,“继续练习!”

“是!”

鲛柄的短池和标准池不在一起,在标准池的旁边,两池被玻璃墙隔开分成两个房间。因为短池长度只有标准池的一半,面积也较小,主要用来练习转身和接力所用,因为百百的转身时机总是抓不准,失误较多,加上有些部员才加入接力,需要适应,所以一部分部员被安排在短池训练。

刚开始,短池分别由凛和宗介轮流负责,但是地区大赛在即,两个部长都有单人项目要顾及,无法长时间待在短池那边,所以短池就交给似鸟负责了,但是自从百百加入短池的训练后,总是鸡飞狗跳的,而今天似鸟又不在。

这让凛很头疼,明明很有实力,训练的时候却状况连连。该说他什么好。

“喂!百百,你在搞什……”刚走进短池的训练池,一股黏腻的气味扑面而来,凛迅速用毛巾捂住口鼻,但是毛巾沾了水,有些影响呼吸,但是凛管不了那么多,“怎么回事?”

“是樱井前辈,他,他……”

顺着百百手指的方向,樱井正被一群人拦住,而离樱井不远的地方,缩着一个人,离得太远,凛看不清是谁,大概猜出是岛田。

岛田是beta,alpha的易感期吗。

“百百,你是alpha,包里有抑制剂吗?”

“有!我这就去拿!”

事发突然,樱井的易感期又比一般alpha的波动剧烈,短池的alpha全部上去制止樱井的躁动。加上短池里面基本都是新人,所以都没想起来抑制剂的事情。此外,有几个beta被樱井的信息素感染了,一时间手忙脚乱的,凛也理解。

不过幸好还有几个不敏感的beta把人领到另一边,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百百回来的很快,一伙人压着樱井吃完药,又喷了一些药剂,信息素的味道很快被中和,淡了许多,beta们最先恢复,樱井也因为吃了药暂时没什么大的动作。

过了一会儿,凛让恢复的人先去外面,又让几个alpha把通风窗打开,等室内的空气散的差不多没有味道了,再看看樱井也在抑制剂的药效下平复下来,凛才让围着樱井alpha离开。

“樱井,你现在在短池这边冷静一会儿,我去通知教练,为了其他人,门我会先锁上。”说完,凛赶紧关上门,将门从外面反锁起来。

尽管有毛巾的帮助,但是alpha的信息素对他的影响还是有的,如果不是一直离樱井比较远,加上药剂喷的快,估计他现在已经倒下了。努力吸了几口气,暂时忍下不适,靠在门上。

好累啊,凛想。

“凛前辈!好帅!”百百一脸崇拜的看着凛,还带着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背景,但是,他很快注意到凛的倦容,“凛前辈,你还好吧?”

“闭嘴!吵死了!”凛瞪了百百一眼,“快去练习!”

“啊,没事就好。”百百挠了挠头,有些委屈,“那我去练习了,凛前辈,。”

“百百,你转身前注意一下时机,不要太早,比平时放慢半拍。”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凛有些不好意思,“刚刚……抱歉。”

“是!”听到凛的指导和道歉,百百之前的失落一扫而空,“我绝对会……”

凛看着迅速恢复过来的百百,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不过百百这家伙,果然还是吵起来的时候最让人安心。虽然真的很吵。之后百百按凛所说的试了一次,转身果然时机刚好,只是身体还不习惯还需要多加练习。

看着百百训练进行顺利,凛松了一口气,在泳池边的墙上靠了一会儿,之后和宗介打了个招呼,就去找教练了。教练也很快带着校医来把樱井领走。

如果一切按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樱井带离游泳馆接受治疗,大家训练继续进行一切皆大欢喜。可惜,凛让百百拿抑制剂时,百百拿的抑制剂分量不够,只能暂时缓解,起不到正真的抑制作用。而校医得到的信息是alpha已被隔离且已经服用了抑制剂。又因为,短池的通风窗被打开,信息素味道稀薄。

所以,当医护人员打开短池的门时,都没有发现异常。直到走近樱井身边时才发现事情不妙,但已经迟了。

抑制剂药量不足的后果就是会让暂时得以平复的alpha的信息素反弹升高,而樱井目前就是这种状态,但是由于他一直强忍着不适等待救援,身体精神都处于紧绷状态。

当门被打开,樱井依着本能捕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信息素的味道,但是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靠着本能想找到味道的源头。他奋力抵抗压着他的医护人员,迅速向门外跑去。樱井现在已经丧失了理智,只知道要去寻找那个不一样的信息素源头。

外面的人都没太注意短池里的变故,平时在运动类型的社团里,训练中突然进入易感期的alpha的案例不在少数,但因为部里没有omega,而且都有准备抑制剂,所以也不觉得是很大的事情。但当失控的alpha跑到外面的时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哇啊!”

几个群聚的beta被冲他们过来的alpha吓坏了,纷纷往其他地方跑。但是游泳馆的地上都是水,就算放了防滑的塑料软垫也没什么用,大家的速度也都受到了限制。

“大家不要惊慌,赶快去找附近的alpha,让他们保护你们,未分化体和beta聚在一起,不要落单!alpha去几个人拦住樱井。”

不愧是部长,凛一边观察情况,一边指挥部里的alpha行动。不一会儿,樱井被五六个alpha手脚并用的压制住,凛刚要松一口气,突然被人拉了一把,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大气也不敢透,只是迅速用另一只手反击,结果半路就被截住。

“凛,冷静,是我。”

此时两人的姿势很别扭,宗介站在凛的身后,右手握着凛的右手腕,左手在腰部的位置握着凛的左拳。凛一听是宗介,瞬间卸掉身上所有的抗力,而宗介也放开凛的左拳。

“原来是你啊!突然干什么啊!”凛喘了几口气,抱怨道。

“你也是未分化体吧,为什么不过来?”

“额,你看,我是部长吧!”凛被宗介盯的心虚,“好吧,我承认,我忘了。”

“你啊……”宗介无奈的戳了戳凛的额头,顺便松开右手改为牵起凛的手,“行了,先到那边去吧。”

“嗯。”

来到beta聚集的地方,凛站在人群中,看着医护人员和那几个alpha,又看了看被困住的樱井,突然觉得成为alpha好像没有社会认知的那么好。Alpha暴躁,粗鲁,喜欢乱来,又难以交流,还很傲慢。虽然身体机能是最出色的,但是也出现不少alpha受不了部队训练临阵脱逃而判刑的。想来想去,还是beta好,没有发情期,没有易感期,不需要抑制剂,相对更自由一点。

“凛前辈,这是抑制剂,如果觉得不舒服,请立刻服用。”

在凛胡思乱想的时候,樱井已被控制住了,而受影响的beta和未分化体也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服用药剂。

“谢谢。”接过药剂,凛才猛地想起来宗介是beta,要说受影响,肯定是beta最受影响,凛赶紧扯过宗介,上下左右,衣里衣外的仔细检查,“宗介,你没事吧?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宗介赶紧握住凛正要掀他外套的手,制止凛的动作。

“凛,冷静,我没事!”

“唉?”凛愣了一下,立刻否认,“不可能!你是beta,没理由啊!”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真的没事。”

听宗介这么说,凛又一次仔细的打量了宗介,的确没受影响。可是这不科学,所以凛一直用好奇的目光来回乱扫。

该不会,宗介冷感吧。凛在心里默默的同情着宗介,如果宗介知道凛的想法,估计会身体力行用事实证明,他究竟是不是冷感吧。

“说起我,你呢?”宗介拨开凛的头发,露出耳后细致的肌肤,“标记的话,昨天就消失了吧?”

“嗯,说实话,之前去短池的时候,樱井信息素让我很不舒服,要不是平时按时吃药,加上又捂了毛巾,我可能真的受不了,不过从外面找教练回来以后就没事了,现在也没有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就好。”见凛没有异样,宗介抬手摸了摸凛的头发,“保险一点,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啧,都说了没事了!”凛拍开宗介的手,白了宗介一眼。

“凛。”宗介的声音带了些压迫,但是并不让凛反感,“我会担心。”

啧,又用这招,凛撇撇嘴,“知道了,我去。”

“啊!小心!”

“樱井咬人了!”

拦住樱井的alpha里,不知是谁的尖叫声打破了之前稳定的秩序,一时间人心惶惶。

“喂!注意点,别让他挣脱!”

“知道了!”

好在,alpha也不是留着看的,樱井再一次被控制住。而一旁的教练和医疗负责人也没有自乱阵脚,急忙采取紧急措施。一边联系学校保全,一边疏散游泳馆的人群。

“大家不要慌!大家不要慌!”

“请恢复的同学抓紧时间离开游泳馆!再重复一遍,请恢复的同学抓紧时间离开游泳馆。”

“beta和未分化体走在前面,alpha断后!”

在凛和宗介的帮助下,一群穿着泳裤,衣衫凌乱的部员陆陆续续的走出游泳馆。

从游泳馆出来,凛第一件事是就是让受影响的部员整队一起去医务室,其他的原地解散。

“啧,我以后一定吩咐他们吃完抑制剂再过来练习!”目送部员离开,凛咬牙愤愤的说,“练习……全泡汤了!”

“凛,果然还是太天真。”

“啊?”

“抑制剂也不是一直管用,樱井的情形你又不是没看见,那家伙肯定是因为之前抑制剂使用太多,导致现在抑制剂不管用了。”

“啊啊啊!那就让他们都去找女朋友好了!”

“噗,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啧,别笑了!”凛用手肘锤了宗介一下,“回宿舍吧,我有点累了。”

“嗯。”

两人一路往宿舍方向走,在宿舍楼前,凛感觉有点不舒服,浑身燥热难耐,和上次在更衣室里的情形,既像又不像。上次他明显感觉呼吸不畅,但是这次,除了急促一点,并没有任何不适。

“宗介,你有没有觉得,好热。”凛大概知道自己的情况,但是要他直接跟宗介说“我发情了,帮我。”他做不来。只能靠默契了,凛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宗介看了看天,今天没有太阳,摸了一下凛的手,温度正常。然后迅速摸了摸凛的额头,不烫。但是凛的脸很红,而且,脖子也红了。呼吸也有点紊乱。

“凛,你好像不是发烧。”宗介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但其实他心里大概已经确定了。

“嗯。”凛点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宗介,目光停留在宗介的唇上,突然觉得脑子一热,一阵气血沸腾之后,直接软了腿。半挂在宗介的身上。

“你好像发情了。”

“嗯。”凛低着头,小声的应着,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宗介,我……你……”

“我明白了,先回宿舍吧。”

“嗯。”

宗介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凛的上半身,凛靠在宗介的胸口,鼻腔里全是宗介的味道,此时的凛已处于半迷糊的状态了,只觉得身体一轻,被人抱在怀里。

宗介打横抱着凛,稳步走回到他们的房间。

尽管还有疑问,但是宗介早已没有多余的力气思考了。只是如果当时好好想一想的话,也许就不会造成接下来哭笑不得的情况了。

但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27 4
评论(4)
热度(27)

© 山崎宗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