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宗介

凛厨咯~宗介厨咯~宗凛厨咯~
宗凛以外的宗介CP都是ooc咯~
就是任性咯~

 

只想陪着你 4

哎呀呀,磨了一个上午,终于把第四章磨出来了。

我个人是最不擅长写内心戏的,尽管已经尽可能的表达我想要的那种感觉,但是不保证大伙都认同。

这章码下来,两人的关系进了一步。

总之,他两终于可以好好谈恋爱了【看过脑洞就知道并不】

这算我写的最用心的文了,每句话,我都是仔细想如果是宗凛两人,他们会怎么想。

所以,如果还是觉得违和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实力在这里呢【心塞】

最后,祝食用愉快



第四章



第二天,凛是被宗介叫起来的。

“宗……介?”由于昨晚睡得晚,凛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但很快清醒过来,“宗介!”

之后是一段迷之沉默。

凛和宗介都处于尴尬期,尤其是凛。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是因为宗介强行标记吗?好像不是……可是昨天就是莫名的想发火……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昨晚脑袋里被无视的疑问,在见到宗介时再一次浮现出来。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宗介。

“凛,先起床,我带你去医院。”

“医院?为什么啊?”

“你昨天的情况很复杂,不是简单吃药就可以的,我们去医院。”宗介的语气和平时差不多,只是有种命令的意味让凛有点不爽。

不过凛了解宗介的个性,那家伙把身体健康看的非常重要,尤其是对凛的。不过说起来,宗介会变这样都是因为国中那件事。

简单收拾了一下,凛和宗介出门了。

“凛,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

“哦,好。”

从宿舍出来到车站的路上,两人一路无言。不过好在有昨晚的短信,两个人,不,确切的说是凛,和宗介在一起至少不会有昨天的剑拔弩张。

没过多久,宗介就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些东西。

“凛,先吃一点吧。”

说完递给凛一只包裹好的饭团,不过造型和便利店里买的不一样。椭圆形的,除了白色的米饭还有红色的。没错,这就是中国的糯米饭团。集携带方便,营养丰富,风味独特等优点于一身的中国特色早餐。

“这是在中国料理店买的,你上次不是说想试试看的吗。”

“哦,谢谢。”

凛接过饭团,低头吃了起来,饭团里面除了没有肉以外意外地很好吃,心情也慢慢舒爽起来,一大早违和的尴尬感也渐渐消失了。

但一旁的宗介可就没那么轻松了。昨晚他收到凛的短信后,失眠了。他想过凛收到短信后的反应,但是唯独没想到会收到凛的“晚安”,他不知道凛是以什么心情回复他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情对待他对凛的感情,就这样思考了一个晚上还是无果。看着凛在一旁大快朵颐,宗介自嘲的想,算了,只要还能留在他身边就好,只要他不抗拒他就好。

不一会儿电车来了,两人上车,又是一路无言,原本因饭团缓和的气氛一下子又降到了的冰点。凛假装看风景的瞄了宗介几眼,宗介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严肃,眉头也蹙着,使得原本就严厉的形象又升高了一个额度。

 “宗介,我……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凛看着地面,手指互相交叉紧握,声音也因为不知所措而变得很轻。宗介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笑了。

“好,你想知道什么?”

“嗯……就是……就是……”凛就是了半天也没就是出个东西,后来索性自暴自弃,“我也不知道啊!”

其实,凛是知道的,他想问宗介为什么会说出不论自己同不同意他都会标记自己的话,难道他不愿意还打算用强吗?总感觉被自己最重要的人背叛了一样。他还想问宗介,他到底是以什么心情标记他的,只是为了帮助朋友?还是……凛不敢细想,他不知道自己对宗介的情感到底是什么,也不敢多想宗介对他的感情。但他又在期待,至于期待什么,他也没想明白,总觉得每次和宗介闹矛盾,不论他做什么,事情都会变得一团糟。

这样下去,不行啊。

“凛,虽然我大概能了解你想问什么,但是在你明确的问我之前,我是不会说的。”宗介靠在椅背上,看着车顶,“因为我很擅长诱导别人,语言,心理。如果直接由我来说,我很难不会说一些暗示性的话语来影响你的想法,说白了就是尽说些有利于自己的漂亮话,这样对你不公平,而且我也很擅长说服别人。尽管我话不多。”

“宗介?”

“没关系,我会等到你想明白提出问题为止,不论等多久。”

宗介揉了揉凛的头发,露出了一个微笑,这是宗介安慰凛的习惯做法。

“那……那检查结束,陪我去一个地方。”凛顿了顿,“没准到那儿有就有勇气了。”

“好。”

 

 

从医院出来后,凛的脸色一直很糟糕,他总是不停的回想起和医生对话的情形。

“松冈同学,你过去出现过受到alpha信息素刺激导致濒死的情况吧?”

【濒死?不是说波动较大而导致的过激反应吗?】

“是过激反应没错,可是当时你对alpha信息素反应完全超出过激反应的范畴了。说的通俗一点,就像是对你使用了你过敏的药物一样,你对alpha的信息素过敏,平时没有反应,但一旦接触到易感期alpha,你的身体接受不了。”

【什么!】

“当初医院为了减轻你的心理负担跟你父母和救你的beta商量后,决定保密。”

【保密?为什么!】

“不是和你说了,为了你着想,你看那时候你才国中,又是未分化体,如果告诉你实情你肯定会对alpha产生恐惧心理,这样一来对你的发育很不好。前几年就有过案例,双亲是AO组合,孩子是alpha,但在未分化时期目睹alpha的父亲虐待omega母亲从而畏惧alpha,当他知道自己是alpha之后,出现了严重的自残行为,不仅如此还分裂出omega的第二人格。”

“但是现在告诉你是因为,我们发现你现在不仅排斥alpha的信息素对beta的信息素也出现轻微排斥,一旦遇上易感期的alpha或受易感期影响的beta,你的信息素分泌会变得非常混乱,而且还会伴随着严重的眩晕,呕吐,神经性痉挛,甚至有时还会窒息。”

“开给你的药记得按时服用,也不要有心理负担,和平时一样就行。”

【那,那陪我来的beta,他知道吗?】

“看情况,应该知道一些。”

【那,你有把这些事告诉他吗?】

“没有,原本以为他是你的beta,没想到他只是你朋友,既然不是你的beta,那医院就不能向他提供你的情况。”

朋友……为什么听到这两个字,他一点都不觉得开心呢?

为什么?以前有人说羡慕他有宗介这么个朋友,他会开心的不得了。

可是,现在,为什么变了?

有什么东西变了?

“赶快找一个喜欢的beta或者能接受的alpha吧,暂时标记这种事以后还是不要找朋友做,对你和你朋友又没好处。”医生的话把凛拉回现实,“你们都不觉得尴尬吗?恋人间做的事情和朋友做。”

【喜欢的人啊。】只那么一瞬间,凛眼前闪过宗介的脸,然后,凛的脸红了。

“不过看你朋友紧张你的样子,说不定对你有意思,你可以考虑一下。”

【唉?】

“好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懂,这次的标记,过两天就可以消失了。但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近期就不要进行强烈的运动了。”

【包括慢跑?】

“包括慢跑!”

 

 

“凛,凛!”

“啊?”

宗介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吓了凛一跳,回过神才发现要不是宗介拉住自己,他差点撞上路边的广告牌。

“凛,你在想什么?”宗介担心的看着魂不守舍的凛,“从医院出来你就很不对劲,发生了什么?”

凛呆呆的看着宗介,“要怎么做才好呢……”然后在宗介做出反应前抓住宗介的手,拉着他走进一家咖啡店。

咖啡店里面环境很宜人,人不多,还放着曲风轻松的音乐。宗介和凛面对面的坐在角落里。

“凛?”

“闭嘴,先听我说!”

看着凛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两只手紧紧的抱着杯子,头也低着,看不见表情。

“宗介,我想知道……”凛抬起头,望着宗介,“你对我,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宗介永远不会忘记凛的表情。眼睛里带着哀求,一副不知所措,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接着凛深深吸了口气,表情凝重的望着宗介。

“我要你说实话,不许骗我。”

凛说的很轻,但是宗介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对他有所隐瞒,凛绝对不会原谅他的。而且兜兜转转那么多年,宗介的忍耐也差不多要到极限了。所以,宗介决定说出来。

“凛,我对你的感情很复杂,有友情,亲情,还有爱情。我说不出哪一个部分更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是对手,我对你抱有竞争之心。”

“……”凛没想到宗介会说出这么不可思议的话,当场愣住,好一会儿才消化完巨大的信息量,“宗介,你……”

“没关系的,我明白突然说这些,你也一下子也接受不了。”

宗介喝了口水,顺便看了一下时间,继续对凛说,“凛,说实话,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但是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不可救药了。有的时候,会突然冒出一些奇怪的念头,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很可怕。”

宗介觉得自己的喉咙涩涩的,好多话他以前都没有和凛说过,如今不得不说出来时,突然觉得一点都不轻松。

宗介喜欢他。

“等等,你不是说你对我还有亲情吗?难道你对……也有欲望?”

迷之沉默。

总觉得,凛关注的重点……很特别呢。

“凛,我说我对你抱有亲情是不假,但那已经是小学的事情了。虽然现在有时候也会想小时候那样单纯的关心你。但这和喜欢你并不矛盾,你懂吗。”小学的时候,宗介的确有把凛当成自己的兄弟。

“那你标记我的时候也是为了……”为了得到我吗?

后面的话太过羞耻,凛问不出口,只能红着脸眼巴巴的看着宗介,这次,宗介很快会意,对凛说,“这一点我不能否认,因为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好机会,但是我不想伤害你,所以我就改变主意了,只用了咬的。”

这下,凛的脸更红了!凛把头埋在手臂里,用着软软的声音说,“我明白了。”

咖啡厅里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浪漫的圆舞曲,这无疑增加了空气中的暧昧。宗介托着腮,静静地看着凛,而凛也在感受到宗介的目光后,把头埋的更低了。

“宗介,刚刚在医院里,医生叫我找一个喜欢的alpha或者beta做那件事,然后……”

“然后?”

“我的第一个想到是你。”


  29 2
评论(2)
热度(29)

© 山崎宗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