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宗介

凛厨咯~宗介厨咯~宗凛厨咯~
宗凛以外的宗介CP都是ooc咯~
就是任性咯~

 

只想陪着你 3

很棒的又码出一篇废话。这章爆字数了,下一章字数可能减少,但尽量保证2000+

本章有私设,看不懂的话。。为了不剧透我就先不说了。

嗯,就酱,然后祝食用愉快~




第三章



尽管凛自由泳个人赛输给了七濑,但纵观全局,鲛柄在县大会上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凛也因为蝶泳第一的成绩被许多大学看中,收到不少大学的邀请,然而对凛来说,这不过是向梦想迈出的第一步而已。

紧张而又严格的训练仍然持续着。

五点后的水游部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剩下训练加量的两位部长还在更衣室里。

“宗介,你一会儿有空吗?”凛用毛巾擦着头发,一副超满足的样子,“嗯——和你一起来果然好棒!”

“要约我吗?”

平稳,低沉,甜腻的声音从宗介的口中传出,仿佛醉人的美酒,感觉就像是恋人贴在你的耳边,一边舔舐你的耳朵,一边用甘甜的声线蛊惑你的身心,让人欲罢不能。

戏谑的声音引得凛一怔,在凛大脑做出反应前,身体就先行一步——凛腿跌坐在地上。是的,你没看错,凛因为宗介的声音腿软了。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宗介也吓了一跳,“凛,你没事吧!”

空气中竟然弥漫着水果的香气,有草莓味,苹果味,葡萄味,桃子味,还有好多种分辨不出的果香,不知道为什么,气味好香越来越浓了,好香……好甜……凛忍不住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都阻止不了甜腻的气味进入鼻腔。而每当吸入一些,凛的脑袋就越昏沉,简直就像是高级的迷幻剂一样。

不行了,凛想,他的大脑拒绝不了,身体抵抗不了,这些醉人的香气。

不想思考,不想忍耐,就这样沉溺其中多好。即使理智不停的在大脑里叫嚣,但身体和感官都在臣服。仿佛心中多了一个缺口,继续被填满一样。这样不行,不行啊!

凛坐在地上,脸埋在膝间把自己蜷成一团,身体不住的颤抖着,瑰红色的发梢还挂着水珠,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上形成一片片水渍。背上也是一片潮红,原本因游泳而泡的发白的肌肤正透露出诱人的绯色。不仅如此,凛的脚踝和脚趾也泛着不同程度的粉色。由于呼吸不畅,隐约能听到从凛嘴里漏出的喘息声。

看着凛这副模样,宗介觉得今天答应凛增加训练量的决定是错误的。现在的凛怎么看都是一副发情期的样子,可是凛不是未分化吗?尽管有疑问,但首要任务还是想办法把凛安顿好。

“凛,凛,能听到我说话吗?”

宗介小心的在凛的身边蹲下,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凛的脑袋,试图让凛冷静下来。可是这非但没有安抚下凛,反而让凛身上烧的更厉害了。

“嗯……哈……哈……”凛喘了两口气,强压理智努力表达自己的想法,“宗、宗介……我、我……哈啊……你……你有、有没有、闻到……甜味……”

“甜味?”

难道说,凛是因为这个才……可是,这里只有他和凛两个人,之前凛还未分化,身上并不带有明显的信息素气味。假如凛是刚刚分化,就算自己是beta,对信息素不明感,也没理由会忽视掉凛分化时的气味。而且这种香甜的气味也不是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因为凛说过他的信息素有大海的味道,很清爽。刚刚也仔细的检查过了,并没有闻到凛所说的甜味。

“宗介!甜味、甜味……越来越重了……我……我快、快不……能呼……哈啊、哈……”凛松开手,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可是越是呼吸,氧气越是不够。大脑在缺氧,意识也在模糊,凛眼前一黑倒在了衣柜上。

此时,凛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眼神也迷蒙涣散,头发也被汗湿贴在脸上,胸口也因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着。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漉漉的。身体也本能的虚软下去,简直就是在诱人犯罪。

宗介虽然没有闻到那甜味,但是凛这个状态足以让他下腹一紧。受凛的影响,宗介觉得自己的体温在逐步升高,肾上腺素也在直线飙升。

这下麻烦了,宗介想。

“凛,凛,你现在还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宗介把凛抱到长凳上让他平躺,凛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能半眯着眼睛看着宗介,微微点头。宗介忍着身上的燥热,耐心的说,“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你耳后的腺体并没有退化的迹象,所以,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虽然没有alpha来得有效,但勉强可以。如果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宗介停了停,“要我帮你就眨一下眼,不同意就眨两下。”

凛开始还能听懂不少,到后来脑子一片浆糊,完全不知道宗介在说什么,无意识的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就继续对着天花板放空自己。

宗介见凛只眨了一下,身体猛地一怔,紧接着扶起凛,让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宗介拨开凛的头发,咬了上去。

那里可以说是未分化体最脆弱且敏感的地方。

被咬之后,凛的身体猛地弹起,双手死死的拽着宗介的前襟。腺体带来的疼痛比想象中来的剧烈,强烈的快感激的他只能绷紧身体承受着它一波一波的侵袭。凛就像是一只搁浅了的鲨鱼,无论怎么真扎都逃不过死亡的结局。

脑袋更重了,感觉快要死掉一样。这是凛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的想法。

 

 

凛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宿舍的床上,不仅洗过澡,连衣服也换过了。正当他纳闷时,宿舍门被打开了。

“你醒了,感觉好点了没?”

宗介放下手上的东西,坐在凛的床边,摸了摸凛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嗯,温度降下了,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宗介,我……我怎么回到宿舍的?”

“真要和你说……”宗介把更衣室里的事情和他的怀疑都告诉了凛,看着凛越瞪越大的眼睛说,“之后是我抱你回来的。”

“什么!”凛立刻抓住宗介的领子,和他对视,眼里的火仿佛要把宗介烧了一样,“你说……我、我被你标记了?!开什么玩笑!”

“我有问过你。”和凛比起来,宗介显得异常冷静。

“可是!可是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越说越气,凛接受不了他被宗介标记,他们可是好朋友啊!好朋友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别天真了凛!”宗介一脸严肃,声音也带着怒气,“你以为我是以什么心情去标记你的!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推卸责任吗?”

“你说什么!”

“我说,就是当时你是清醒的,我也还是会标记你,因为你根本撑不到抵达医院!你明白吗!”

“什么!宗介!你是认真的吗!”

“是!”

宗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宿舍出来的,等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在宿舍门口的长椅上坐了好一会儿了。

脸上也火辣辣的一阵刺痛。

啊啊啊,事情被弄得一团糟啊。说实话,当初会忍耐着询问凛,只是心存侥幸想着凛没有防备,又是在那种情况下说不定凛会接受自己。说白了就是利用凛的心软罢了。现在看来真是自作自受啊。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原谅自己了。宗介叹了口气,从口袋掏出手机。

“今晚我去找你。”

【宗介,你和凛凛又吵架啦,这次要借宿几晚啊。】

“嗯,在这次要多住几晚了,因为凛大概很难原谅我了。”

【咦!真的假的!宗介,你做了什么,闹得这么严重?】

“我标记了他。”

电话里短暂的沉默后,【宗介!难道你用强的!你现在在哪儿!凛怎么样了!如果凛出事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现在立刻马上来我家!】

之后就是忙音。

“不是。”宗介对着已经挂了的电话喃喃道。

 

 

宿舍里,凛裹着薄被靠着墙,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时的情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记得听到宗介说“是”后理智线就断了,等回过神已经一拳揍在了宗介的脸上。他和宗介同时愣住了,然后宗介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

他现在很乱,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宗介。

是,宗介是他重要的人,好友,对手,半身等等一切不是欲望对象的身份!可是,今天突然告诉他,你被你的好友标记了,凛接受不了。

越想越烦,凛索性不想了,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看见桌上宗介拎回来的袋子,大概翻了一下,有便当,饭团,三明治,可乐,矿泉水,还有……信息素稳定剂。

所有的食物都是两人份。凛抬头看了一下桌子上的电子钟21:13,袋子翻出的结账单上的时间是20:32,也就是说宗介也没有吃晚饭。凛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既然打算和我一起吃,就不要逃啊!

可恶!

我干嘛这么冲动啊!

草草吃了药,凛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发呆。

“哔哩——”是短信的声音。

【凛,记得吃药,早点休息,晚安。】是宗介。

“我都揍你了,你干嘛还要对我这么好啊!你难道不知道跟我发发火吗!你这样,我还怎么生气啊!”凛对着手机屏抱怨着,与其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在撒娇。

尽管当初的震惊和愤怒已经少了很多,可是凛不知道该这样和宗介和好,以前闹矛盾,只要凛哼哼两句,宗介就会主动向凛示好,然后就和好了。你看,凛被宗介宠坏了,哪有可能主动道歉!

凛墨迹了半天,终于打了两个字“晚安”,可是发送键就是按不下去。经过半天的的天人交战,总算是发过去了。

然后安心的睡了。


  23 4
评论(4)
热度(23)

© 山崎宗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