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宗介

凛厨咯~宗介厨咯~宗凛厨咯~
宗凛以外的宗介CP都是ooc咯~
就是任性咯~

 

只想陪着你【之前的ABO脑洞文】

本文的凛没有澳大利亚的黑历史,性格定位是比较乐观爽朗的

凛小学时转校认识岩鸢军设定不变

初中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转到东京和宗介一个学校,然后初中二年级时父母调职又转学,然后在高一下学期和宗介重逢。

似鸟非常崇拜凛,百百的话,目前还没想好,御子柴部长比凛大两届

因为有小伙伴不喜欢all的成分,加上我又懒了,所以就直接宗介only了~

然后我发现,写脑洞和写文真的不一样啊啊啊啊啊!/(ㄒoㄒ)/~~ 

第一章写完后,有一种,艾玛,为啥这么矫情啊啊啊啊的赶脚,于是不意外的OOC?

总之。。最近脑坑多。。先把这个填完再说。最后,祝食用愉快!


第一章

说起男校鲛柄,就不得不提一个人,那就是有着鲛柄公主之称的松冈凛。至于为什么说他是男校的公主,当然是有原因的。除了姣好的面容和看着高冷其实很温柔有着反差萌性格吸引人以外,还得说一说那性感精干的体格。

说实话,松冈凛一米七七的个子在男生里面绝不算矮,加上他又是水游部的部长运动员一枚,那漂亮的肌肉和性感的让人脑部充血的窄腰,无一不彰显着这个人注定是别人关注的焦点。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部长大人还未分化,说白了就是他还是个孩子!各种意义上的。

虽然他本人为了游泳游的更快而坚持日常的基础锻炼,但奈何他天生骨架就比一般人来的小,体重也没见增长,看上去也不具备啥攻击性,但是请不要被他的外形给欺骗了,游泳时,本校还没有哪个alpha能比得过他呢!而且把他扔在充满alpha和beta的水游部里,不论怎么看都稍稍小了一圈。不过,有两个人除外,一个是beta的山崎宗介,一个是alpha的似鸟爱一郎。

说到这两个人,你不得不说上帝和我们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前者不论是身高气场压还是完美的身体素质都是高等alpha级别的,可人家是beta。而且还是个蝶泳记录保持全国前十的beta。而后者比起前者,光身高上就显得太小家碧玉了,别说是beta了,说他是omega都没人会质疑,但人家偏偏是个alpha。

当水游部的部员知道这一真相时,纷纷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为什么山崎同学明明是个beta却比任何人都要强!而似鸟小豆丁明明是个alpha,身体素质却显得如此一般呢!他们的技能点都是怎么点的啊!

不过面对大伙的困惑,松冈部长是这样说的,“虽然性别导致身体构造不同,alpha里占据很大一部分优秀基因从而能力高出一截,但是并不等于说高出的部分一定就是压倒性的,说白了,alpha不过是起跳的高度比beta和omega高一些,入水时领先了一点,但这并不代表不会被后面的人反超!我希望你们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游泳,对于那种只是为了在异性面前耍帅和把游泳当做一种炫耀资本的人,先赢了我再说!”

其实对松冈凛来说,性别只是一些增加获胜几率的因素而已,和对游泳的热情相比,那东西完全没有完没有可比较的价值。说完还露出了可爱的鲨鱼牙。

听完这部分言论,新入部几个beta顿时觉得为什么不让他们早点遇到这么好的部长啊!而同样是新入部的alpha则完全不能接受,虽然社会进步了,beta和omega的地位逐渐上升,但alpha骨子里的傲慢和对权力的执念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所以,当场就有几个刚入部不知死活的alpha向凛挑战,结果就是新一轮的“部长教你重新做人”。

然后那几个自尊心受挫的alpha再也没有和部长叫过板,然后在一段时间的相处和洗礼下,逐渐成为了部长的脑残粉。

老部员表示,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

虽说这水游部部长痴汉团在鲛柄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是对当事人来说却未必是件好事情。

原因嘛,很多。

比如——“凛前辈,可以指导一下我的入水姿势吗?”“还有我还有我!”“我也要我也要!”“我我我!”等……

又比如——“凛前辈,这道英语选择题好难,可以请你教我一下吗?”“我也不会,也请教一下我!”“我我我,还有我。”等……

再比如——“凛前辈,似鸟前辈又被书埋了,请你去救他!”“喂,百百,这种事就不用麻烦部长啦!我们去帮忙就好了,大伙说是吧?”“是是是!”“快去帮忙吧!”“那爱的房间也拜托你们收拾一下啦。”唉——?!等……

还有是时候是这样的——“凛,一起去吃饭吧。”“好,可是,这段正好是高潮部分,我想先看完……宗介?”“好,看完再去。”众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又被抢先了!可恶!下次绝对要比山崎先约!”然后,“宗介,周围好吵啊,都没办法看书了,要不我们回宿舍吧,午饭的话就叫外卖吧。反正今天是周末,学校管得不严。”“好。”等……

尽管凛酱痴汉团日益壮大,但貌似凛本人并不知情。除了凛自身雷达感应不到除了游泳以外的任何事外,也多亏了某些人的话题转移能力。

你说还有什么比和男神一个学校,但是他却不认识你这件事更苦逼的呢!哎呀,知道你要说有,但是作者我可是不会承认的!

 

在凛升上三年级后,水游部也迎来了凛做部长的最后一年。想想还有点小伤感呢!

“凛前辈!凛前辈!大事不好了!百百,百百那家伙……”部员A同学从外面一路小跑着来到凛所在班级的门口,凛从里面出来,一副已经见怪不怪的样子了。

“百百那家伙又怎么了?”

“百百那小子因为昨天的数学测试考了一个让老师难以置信的分数,被老师拎到办公室去了,说下个星期补考再不过,就取消他的社团时间!”

“哈?什么……什么叫难以置信的分数啊!”凛觉得头有点疼。

“就是难以置信的分数啊!”

等于没说嘛!凛在心里默默吐槽。

说起来最近除了一批刚入部的一年级,不少二三年级的学业和考试都有些吃力,要不要在每次考试前一星期做额外的补习呢?人多的话也比较有学习气氛,不懂得也可以请教其他人,说不定可以提高效率减少补考人数。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叫百百认真备考,部里的话除了明天的总结会要来参加外,其余时间可以不来练习。”

“是!”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凛简单的自作了一张计划表。凛一直都是个行动派,对于想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犹豫。不管事情有多么难以实现,凛都是以乐观自信的态度对待所有的困难。当然,也少不了好友的支持。

计划表是做好了,不过还是等宗介回来再和他商量一下吧。虽然一点也不想承认,但大部分情况下宗介的确比自己细心很多,考虑事情也比自己更周到。

想着想着,凛有些不爽起来。明明都是beta,却比他更加可靠,总觉得自己输给他了似的!真不爽,一点都不想输给他!

虽然说松冈凛还未分化,但是按目前的年龄发展,最终也是被确认为beta的结果,只不过是早晚问题而已。一般来说,性别分化都在初中时期,晚一点的也都在高二左右,高三还未分化的全国也没多少案例,而且分化的年龄拖得越久,成为alpha和omega的可能性就越小,这也是大家对凛是beta没什么质疑的原因。

“凛,喂,凛醒醒。”

“嗯?宗介?”凛眨眨眼,可惜趴在桌子上睡觉,眼睛受到长时间压迫,一时半会儿看东西还不清晰。

“好了,你别眨眼,眼睛暂时看不清就先闭上。”宗介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顺便帮凛按了按眼睛周围的穴道。

“呐,宗介,你事情办完了吗?”凛把脑袋靠在宗介的肚子上,闭上眼睛享受着对方贴心的服务。

“嗯,办好了。”

宗介的声音温柔低沉,偶尔还会吐露出一些不易察觉的冷冽,但是却一直有着让人安心的魔力,凛也非常喜欢这样的声音。

国中的时候,凛对班级一位易感期alpha的信息素反应过激,身体处于异常的高温状态。那个时候的糟糕状态是宗介帮他平复下来的,凛还记得在医生没来之前,一直是宗介努力用自己的信息素来覆盖那个alpha身上的味道,在凛的耳边一遍一遍的说的让人安心的话语。然后,凛身上的热度渐渐退了。也就是那个时候,凛对宗介的声音有一种可怕的执着。

医生赶来时,对宗介凭直觉做的保护措施表示震惊,但更意想不到的是之后给宗介检查发现他居然是beta!要知道,易感期的alpha信息素的浓烈程度可不是一个beta能覆盖的,别说beta了,连很多alpha也做不到。

从医院出来后,医生建议宗介最好可以陪在凛身边,因为医生在凛接受治疗时发现,凛很容易受到强烈的信息素的影响,所以在他克服这个缺陷之前,身边最好有可以安抚他的人。

宗介和凛成为朋友后,就一直很欣赏性格直率,天真,又有点迟钝的凛,而且又是医生的嘱托,为了小伙伴可以早日康复,他当然不会推脱。就这样凛在宗介家里住了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里,凛像魔怔了一样,只要一有时间就缠着宗介说话,虽然每到最后都会变成他一个人在说。有时候凛晚上睡不着,都会拜托宗介给自己念故事书,为的就是听宗介的声音。后来还觉得不过瘾,凛甚至要求宗介和他一起参加朗诵小组……虽然宗介从来都不会拒绝凛,但是那是也着实让他头疼了还一阵子。

“你也真够呛的,他们还不打算放弃吗?”凛抬起头“看”着宗介。

“呼,谁知道。”

“嘁,不说那个了,给你看样东西。”凛在课桌上摸索了一下,递给宗介他新拟的计划表。

“计划表可行性很高,可是集体补习的话需要地方吧?而且补习的话,需要老师的吧。”

宗介大概的看了一下凛的计划表,上面比较详细的计划了考试一周前的功课和复习时间,但是还是缺少一些东西。

“补习的话可以借图书馆后面的自习室,虽然条件差一点,但是可以申请延迟关门时间,而且离宿舍也很近。”

“嗯,这样一来,地点就解决了。接下来说服老师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那可不行!”凛一下子跳起来,瞪着宗介,“我好歹也是部长,怎么可以把事情都交给副部长呢!”

“噗哈哈哈,凛,我只说了说服老师的事情交给我,其他的事情我可没说要管。”宗介盯着凛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唉?”什么情况?

很快凛就反应过来,一拳捶在宗介胸口,“混蛋!哪有人这样的!”

“好了,住手啊,凛。”

“才不……咦?天已经这么晚了!”

 “嗯,先回去吧?”刚刚宗介叫醒凛的时候,教室里就已经没有人了。

“等我一下,我收下东西。”

傍晚的鲛柄少了白天的活力,却多了一份暖色的浪漫。小路两边种植的樱花树在夕阳的余晖里展示着不一样的韵味。静谧,优雅,神秘。走在光影婆娑的树荫下的,大概不是情侣就是懂得欣赏美丽的人了吧。

可偏偏凛和宗介两者都不是,他们一路走着,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风景,一会儿两人争吵着什么,一会儿又一起笑出声,一会儿又一个人说着什么一个人安静的听着。

他们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颜色也越来越淡,不一会儿影子就和他们的主人一起消失在路的尽头。

大概,这就是青春吧。


  24 13
评论(13)
热度(24)

© 山崎宗介 | Powered by LOFTER